追蹤
~我是嘴砲貓 Elena~
關於部落格
內容以愛情、人際和兩代之間的觀念衝突為主喔
  • 1860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自創小說】禁忌的遊戲(有點煽情,慎入)

「歡迎光臨。請問有訂位嗎?」外場服務生熱情地招呼走進店裡,帶著兩個小孩的女人。
「沒有。」
「請問幾位呢?」
「四位,兩大兩小。」
「這邊請唷。幫您安排沙發區可以嗎?」
「好啊。」
 
十分鐘後,一位男子走進店裡。
「歡迎光臨。請問有訂位嗎?」
「我找人。」
「好的。」
 
過沒多久,男子拿著menu到收銀台點餐。
「不好意思,我馬上來!」聽到服務鈴響的曉玫對著廚房外大喊。
「咦,白老師?」男子走進店裡時,曉玫正在向廚房下order,沒注意到走進店裡的人是誰。
「妳認識我?」
「嗯,我以前是G國中畢業的。」
「妳以前是我的學生嗎?哪一屆畢業的?」
「我是92年畢業,三年11班。」
在G國中任教十幾年,甚至擔任過生活教育副組長,智傑教過無數的學生,也教過數理資優班,對眼前的這個女孩真的沒什麼印象。
 
過了9年,白老師的外表還是沒什麼變化。看著白老師的背影,曉玫突然想起9年前,她還是個國三準考生的往事。
原本以為已經石沉大海的往事,突然像跑馬燈一樣閃過她的腦海。
 
* * *
 
那天是愚人節。
「欸,曉玫我跟妳說喔,阿峻說他喜歡妳耶!」小軒很興奮地對曉玫說。
「啊?」曉玫半信半疑。曾經在感情上跌倒過的她,不敢相信有這麼一天,她喜歡的人也剛好喜歡上自己。
「是真的啦!」
雖然在愚人節聽到的話多半不可信,但是曉玫相信,不會有人缺德到拿感情的事來開玩笑。
 
「曉玫…對不起…我騙了妳。」放學後,阿峻忍不住罪惡感,向曉玫道歉。
「什麼!」
「妳知道的。我一直把妳當成最好的朋友,對妳我從來沒有過朋友以外的感情,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向妳開口。都是小軒出的歪主意啦,說什麼愚人節最適合告白,就算告白不成也可以當作沒這回事…」
「怎麼可以開這種下三濫的玩笑!」曉玫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拿別人的感情開玩笑的行為。
這大概是她遇過最慘的愚人節,騙她的人竟然是她喜歡的人。國小時當過模範生和副班長,國中時當過班長和風紀股長,看似不苟言笑的外表,使得沒有人敢隨便對曉玫開玩笑,即使有,也只是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那天起,曉玫再也不跟阿峻說話了。
其實異性間是有純友誼的,不過僅限於彼此不來電的狀況。只要有一方動了感情,這段關係就會變質,不是多一個情人就是少一個朋友。
 
愚人節過後沒多久…
某天數學課小考。
「沒有考卷的來前面拿。」白老師說。
「沒有多的考卷嗎?」曉玫問前面的同學。
「沒有耶。」
於是曉玫走向講桌…
「沒有考卷嗎?」白老師問。
 
那天過後,不知道為什麼,曉玫的腦海裡總是不斷地浮現白老師的影子。
其實白老師是在最後一個學期才到三年11班教數學的。原本的數學老師在國三上學期退休了。
剛開始,曉玫對這位老師其實沒什麼好感。總是板著一張撲克臉進教室,只要聽到有人講話就不耐煩地喊「安靜!」
如果要說他有什麼優點,除了認真,大概就是長得很斯文。
 
從小就被父母逼著學珠算,加上常常在數學科考試失利,使得曉玫很排斥數學科。
但是,從那天起,她的數學成績開始突飛猛進。
「哪一題有問題?」
「計算題第二題。」一向不是很積極在課堂上發問或回答的曉玫,突然在課堂上變得很認真。
 
「老師好。」某個星期三上電腦課之前,曉玫在樓梯間遇到了白老師。
在那之後,每次上電腦課,曉玫都會故意晚到,為的就是遇到白老師。
當然還有更心機的。只要那天有白老師的課,曉玫就會故意穿上緊身內褲突顯自己的腰臀曲線,即使身上穿的是體育服。即使沒有一個男人會膚淺到只看外表就喜歡上一個女生,何況他還是個老師。
 
某天的數學課。
「把剛剛的小考考卷交出來,沒寫完的放學後來補考。」英文老師站在門口大喊。
教室裡一陣混亂。就在曉玫把考卷交給英文老師的同時,她看到白老師板著那張撲克臉站在門口。
以前她不喜歡的就是他的撲克臉,現在近看卻覺得…他還蠻帥的?
 
其實撲克臉也有幽默的一面。
某天數學課剛好講到統計,白老師在課堂上講了一個笑話,講完之後,自己竟然笑了出來。
 
某天自習課,導師請白老師代課。
「他的皮膚好白喔~」坐在曉玫後面的女同學竊竊私語。
曉玫聽了,心裡很不是滋味。她一直很不喜歡聽到別的女生討論她喜歡的男生。也不敢告訴任何人,她暗戀白老師的事,怕傳開了會一發不可收拾。
去他的能力分班!
 
因為基本學力測驗的關係,三年級生只需要考兩次段考。
最後一次段考後,某天數學課,白老師正在發考卷。
眼看同學們都拿到考卷了,老師仍然沒有點到她的名字。曉玫的心情越來越緊張。
「范曉玫。」這是最後一張考卷了。
拿到考卷一看…咦,有90分耶!
那是曉玫在國中三年來考過最高分的一次。
 
雖然白老師平常不苟言笑,也坦誠過他不想對學生發脾氣,但是他還是很關心學生的。
「後天的基測好好考啊。」他這樣勉勵學生。
 
原本曉玫以為,這種感覺可以一直持續到畢業前。畢業後,把這種甜蜜的感覺放在心裡就好。
直到她無意間聽到一個晴天劈靂的消息。
「白智傑老師不參加謝師宴喔?」一位男同學問導師。
「他要跟女朋友出去玩啊。」
『什什什…什麼?他有女朋友?』
原本還在做白日夢的曉玫,像是瞬間從天堂被拉到地獄一樣。其實到前一刻她還在幻想,謝師宴那天可以搭白老師的便車。
一切幻想都破滅了。即使暗戀一個人可以不用在乎對方有沒有女朋友。
 
結果謝師宴那天根本沒有老師參加,變成了導師和學生最後的聚會。
看其它同學玩得很開心,曉玫卻一個人坐在角落喝悶酒。她不想去想像,白老師和他的女朋友有多恩愛。另一個讓她不開心的點是,她那掌控慾很強的母親也在場,好在聚會結束後馬上把她拖去補習班。
 
每天補習,曉玫總是心不在焉。心情不好就算了,最痛苦的是不能說給別人聽,也哭不出來。
導師和父母的冷言冷語,使得曉玫逐漸學會了堅強。
當然還有更不人道的。補習班的班主任竟然不准學生在課堂上交朋友。
呿,誰理他啊,有幾個能互相切磋的朋友不是很好?
 
雖然曉玫已經逐漸走出傷痛,也常常在課堂上幫助其它同學,但是…她的二基還是沒考好。
「為什麼大家都進步,就只有妳退步?」在補習班擔任文書工作的母親不悅地說。
『怪誰?怪你啊!在我心情最不好的時候,是誰雪上加霜?是誰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曉玫在心裡暗罵。喜歡曬太陽的她,在畢業後到考二基這段時間,幾乎從來沒有見到過外面的陽光。原本母親沒讓她參加晚自習,但是看曉玫在家都不唸書,索性下班後直接把她丟在補習班。
 
『看來W中是無望了…』曉玫看著志願卡感嘆。她沒有想過要讀高職,也沒有想過要讀偏遠的學校。第一女中對她來說,根本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母親看到曉玫的志願卡上只填了十個不到的志願,索性翻開曉玫的簡章,又幫她填了8個志願。
事實上,曉玫根本對那些領域不感興趣。
結果,曉玫考上了某公立商職的會計科。
 
原本以為該死的國中生活總算結束了,但是曉玫總是無意間瞄到那個放著畢業合照的相框。
『去你的…』曉玫索性拿了一張棉紙,裁成和相框差不多的大小,把它貼在相框上。也許眼不見為淨,就不會去想了。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辦新生入學手續之前某一天…
『靠,基測都過這麼久了,死胖子送我來補習幹嘛?』
結果抬頭一看…怎麼是白老師?
還好那只是一場夢。
 
原本以為,上了高職就可以忘記以前的事。
結果有天,曉玫的表妹約她在G國中附近的麥當勞見面。她的表妹也是G國中的學生。
「姊,你還記得這種題目要怎麼算嗎?」
「就…」她並沒有忘記國中數學。
「喔。」
之後,兩人邊吃薯條邊聊天。
「你知道嗎,我們的數學老師白智傑真的有夠自戀。他竟然要我們叫他帥哥耶。」
「啊?怎麼我印象中的他不是這樣的人?」曉玫只記得他的撲克臉,還有似笑非笑的表情。
 
有一天,曉玫正在上G國中的網站。
留言板管理員ccpai?看起來像是白老師的帳號?他什麼時候開始管網站了?
結果看了人事資料發現,他已經升上生活教育副組長了。
唉,這個撲克臉越來越高不可攀了。
 
大學畢業那年。
曉玫心血來潮上了G國中的網站,看看有沒有心理輔導之類的職缺。她以前總是很受不了輔導老師那種高高在上,從來不站在對方角度看事情的態度。
結果她無意間發現了白老師的個人網頁…封面放的竟然是小孩的照片?
然後,她登入Facebook,找到國中導師的好友名單,這樣應該可以找到什麼線索。
結果…沒有?
從其它老師那邊應該可以找到吧。
結果發現了一個Jonathan Pai…照片裡的人還真像…喔不是,是根本就是白老師!
『我記得他不是叫Johney嗎?』
大頭照竟然還是他抱著小孩的照片。
 
* * *
 
看到白老師一家和樂的樣子,一陣妒意湧上曉玫的心頭。
『為什麼我總是遇不到這麼好的男人…』事實上,曉玫在大學畢業典禮前一天才甩掉那個沒擔當又愛到處搞曖昧的前男友。
她看著師母。雖然外表還像個二十出頭的大學生,也看不出來生過兩個小孩,但是穿著打扮卻跟個黃臉婆沒什麼兩樣。
9年前,就是這女人破壞了她的幻想。
這時,店裡放的音樂正是「魔鬼中的天使」。
「你是魔鬼中的天使~所以送我心碎的方式~是讓我笑到最後一秒為止~才發現自己胸口插了一把刀子~」這句歌詞跟她9年前的心情還真像。
 
「謝謝光臨。」
「老師拜拜,慢走。」
 
服務生在清潔桌面的時候,撿到了一個皮夾。
曉玫打開皮夾一看…是白老師的!
 
第二天,曉玫趁著下午店休,回G國中去找以前的導師。
「對了,老師,妳知道白智傑老師的座位在哪嗎?昨天我同事撿到他的皮夾。」
「妳可能要去五樓看看喔。」
 
畢業9年,G國中的變化倒是不少,變得她快要不熟悉這個地方了。
「白老師,昨天我同事撿到你的皮夾。」
「啊,真是太謝謝妳了。昨天在車上一直找不到,卻又想不起來可能掉在哪裡…」
雖然現在的曉玫對愛情沒有什麼期待,但是,過了9年還能在學校遇到白老師,多年前的那種怦然的感覺好像又回來了。
還心痛嗎?沒有。她還暗戀他嗎?這答案百分之百是否定的。
「我下午4點才有課,一起去喝杯咖啡好嗎?就當作是謝謝妳幫我找到皮夾。昨天我離開的時候已經打烊了,沒能跟妳好好聊聊。」
「我5點半才上晚班,還有兩個小時左右。」曉玫不加思索地說。
 
在G國中附近的咖啡廳。
「昨天沒能問妳,妳叫什麼名字?」
「范曉玫。」
他對9年前的事真的沒什麼印象。9年前的曉玫既不是表現特別出色的學生,也不是特別不認真的學生。現在他的導師班學生倒是有一個也叫曉玫。
「所以妳後來高中讀哪裡?」
「C高商,會計科。」
「那大學呢?」
「YL科技大學,資管系。」
「沒繼續讀研究所?」
「沒有。我覺得資管讀不讀研究所都沒差。」
 
這時,店裡正放著熟悉的吉他演奏音樂。
「好熟悉的音樂。這首是不是叫『禁忌的遊戲』?」一般人對這首音樂的認知,可能就只有韓劇「藍色生死戀」的插曲吧。只有學過吉他的人才知道,這其實是一首西班牙民謠。
「其實這是一首西班牙民謠,曲名叫Romance de Amor,翻譯成中文叫『愛的羅曼史』。」
「妳會西班牙文?」
「大學的時候學過。只會基礎會話。」
他看著眼前的女孩。立體的五官,姣好的身材,時尚的穿著,時下流行的及肩中短髮,一般人看到這樣的女生應該都會聯想到「花瓶」,但是這女孩還蠻有內涵的。
 
一會兒後,白老師看了看手錶。
「啊,我該走了。」
「快4點了?」
「是啊。我在第一個小孩出生後就不當生活教育副組長,回來做我喜歡的工作了。我從去年開始當導師,現在帶的這班學生真的有夠皮。」
「喔。不過老師你不覺得,這個年紀的小孩不皮就不像他們了嗎?畢竟這個階段是人格發展的關鍵…」
「或許吧。我真的該回去了,拜拜。」
「老師再見。」
 
曉玫坐在咖啡廳裡,回想著昨天在店裡看到的那一幕。
雖然9年前她就知道,他們的年齡和身分差距那麼大,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
當年破壞她幻想的女人出現了,燃起了她的妒意。
她想起曾經在網路上看過的一張圖片;那是一張二格漫畫。一位牧師為一對夫妻證婚:你願意一輩子娶她為妻,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開嗎?下圖卻是一張火辣的比基尼裸女照,上面寫著:你好,我叫死亡。
她開始幻想,這麼正派又顧家的男人,會不會有不為人知的一面?除了表妹說過他很自戀,還有他曾經說過,他讀國中和高中的時候喜歡看七龍珠漫畫。
她想起國中的歷史老師;她看似很有氣質,但是在課堂上講出來的話都很爆笑。以前也有人說過曉玫表裡不一,看起來像個乖學生,但是…說出來的話不是很爆笑就是有一種超齡的成熟,而且還有一種在一般女生身上看不到的叛逆。
『我想要他。』
可是一方面又想著,已經是那麼多年前的事了,加上對方又有家室,還是把這段往事放水流吧。
『去他的道德規範!』曉玫心想。
 
一個月後,在某居酒屋。
智傑和研究所同學相約吃燒烤。散場後,他看到一個女孩坐在吧台邊喝悶酒。
「這不是曉玫嗎?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酒?」
「我心情不好。」
「是工作上碰到什麼困難嗎?」
「跟工作無關。店長對我很好,同事的關係也都不錯。問題在我老媽,她一直要我去考研究所或公職,說什麼在餐廳當收銀員沒出息。」
「你真的沒打算考研究所?」
「沒有。從小我什麼都聽我媽的,一直到上了高職才發現,她的所作所為根本不是為我好,是為了她的私慾。我父母以前沒讀過多少書,加上我弟弟不愛讀書,所以把希望放在我身上。我受夠了他們老是拿我跟親戚的小孩比較,也覺得過去的自己根本是按照他們的理想捏出來的陶偶。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我媽會讓我去唸會計科,是為了要我繼承大伯的事務所。偏偏當初…光是考個丙級檢定,每天看一堆報表就覺得很煩了,加上會計學跟數學又差了十萬八千里。後來我大學背著父母填了資管系,又是外地的學校,他們表面上不說,但是我知道他們一定很不諒解。以前我沒學過寫程式,所以必須比別人努力,但是我還是比別人多讀了一年大學。延畢又不是我願意的,他們是在不諒解個屁啊?沒讀過大學的他們懂什麼?以為拿學位證書很容易嗎?」
「那你為什麼不想要考公職?」
「我一直到考完基測才發現,其實我不擅長社會科,也無法理解為什麼當初我會選擇讀商職。我也不喜歡公家機關那種封閉的環境和太穩定的感覺。我不希望到了30歲才發現,我一輩子都在做自己討厭的工作,而且還是我逼自己選擇的。既然公職有她說的那麼好,她年輕的時候為什麼不自己去考?她以為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嗎?我才不想拿自己的成就去滿足她的面子。我寧願我的成就是靠自己努力得到,而不是靠父母的施壓得到的…」
「不要這樣,畢竟他們還是你父母啊…」
「做父母的就可以無限上綱嗎?從小到大,他們就只會要我聽他們的,我幾乎沒有別的選擇。但是他們有尊重過我嗎?交什麼朋友,看什麼書,錢花在哪裡,他們通通都要管。要不是因為他們的爛個性,我現在也不會選擇搬出來一個人住…」
「妳冷靜點…」
「冷靜?我要怎麼冷靜?從我讀幼稚園開始學珠算到現在,我已經忍了大概有20年。我只是想做我自己,做我喜歡的工作,學習我喜歡的一切,這樣有錯嗎?為什麼我都搬出來住了,他們還是不放過我?」
「妳沒有錯…」智傑看著發酒瘋的曉玫。身為導師和父親的他想著,以後要如何不把上一代承受的痛苦帶給下一代。另一方面他想著,這女孩真的叛逆得有夠可怕。明明有資管學士學位,卻在餐廳當收銀員。他認識的女生大部分都是這樣,畢業後就考研究所,不管有沒有考上,之後不是考教師甄試就是想辦法擠進公家機關或大公司。只要有了男朋友,時間到了父母就會催她們結婚。甚至工作對她們來說,只不過就是學校和婚姻之間的中繼點。甚至他認為,女孩子就一定要乖巧聽話。
 
這時,居酒屋裡放的音樂正是Romance de Amor。
「我送妳回去吧。」
「不用,我自己搭車。」
「妳醉成這樣要怎麼攔車?我扶妳出去啦。」
曉玫攔了輛計程車。不放心的智傑也上了車,因為他自己也喝了酒,不想冒著被開罰單的風險上路。
她突然想起9年前那個白日夢。現在,看來要成真了。
一路上她正盤算著一個歪主意。雖然她談感情的原則有三不:不當第三者,不搞一夜情,不隨便獻身。
 
智傑扶著曉玫進了客廳。
曉玫像是盤算好什麼似的,當智傑扶著她坐上沙發時,藉著幾分酒意壯膽,用力拉了他一把。
「啊…對不起…」智傑不偏不倚地趴在曉玫身上。
智傑試著起身,但是…他剛剛喝的酒的後勁來了。
他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態面對曉玫。一方面他是個教職員,不能有越矩的行為。另一方面,已經結婚五年的他,已經很久不知道什麼是戀愛的感覺了。畢竟他是個正常的男人啊。
曉玫更藉著酒意壯膽。她解開自己襯衫的扣子,露出紫色的深V蕾絲內衣。看智傑也有幾分醉意,她伸手解開他的襯衫扣子。
兩人在客廳的沙發上又是接吻又是愛撫。
『對不起了…』曉玫心想。多年來壓抑的情緒,像是突然在一瞬間得到解放。
 
曉玫輕輕推開醉得不省人事的智傑。
她仔細看著他的身材。年近40的他,並沒有中年發福的跡象。
『9年前的夢想終於實現了…』為了湮滅證據,她伸手幫他整理了一下儀容。
『從小到大,爸媽都不會用我想要的方式來愛我。我遇到的每個男人,不是沒有骨氣,就是我愛的人不愛我。如果我能用這樣的方式得到短暫的愛,好像也不錯…』
曉玫這樣想著。她忍著醉意撿起地上的內褲和褲裙,收拾了丟在地上的衛生紙,走向浴室。畢竟她還是有潔癖的,沒卸妝、沒洗澡,就不上床睡覺。
 
第二天早上,智傑發現自己竟然是在曉玫家的客廳醒來。他發現自己的襯衫扣子有兩個是解開的。
『希望昨天沒發生什麼事才好。』他怎麼可能記得前一晚發生過什麼事。他看了一眼曉玫的房間,門關著,應該還在睡。
他輕輕地打開門走了出去。他心想,萬一昨天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他要怎麼面對他的妻子,他的家人,甚至他的同事?
 
睡醒後的曉玫還是覺得頭有點暈,於是進廚房打了杯果汁。
她看了一眼客廳,發現白老師沒有在客廳裡。
『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完成9年前的夢想。也許不要再見面對我們都好。』想起昨晚的一夜激情,她覺得雙腿間有一股電流通過。她邪惡地想著,那可悲的女人面對自己的老公徹夜未歸,不知道是擔心?還是生氣?
 
之後,曉玫再也沒有回去G國中走走了。
半年後,曉玫服務的餐廳決定開一家分店。而服務態度深受顧客喜愛的曉玫,也順理成章地當上了店長。
或許,這對她來說,真的是新人生的開始。
 
 
 
Elena給女孩們的話:不管活到幾歲都要記得,不要用身體或小孩去留男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